金陵月与小团圆

  文/死熊

  【一】

  上官小仙最恨别人失信于她,叶知秋也不行。

  “上官盟主……叶盟主确实今日有要事……”是一个盟众来给上官小仙说的。她闭了闭眼,深呼吸了一下,她面上没发作,笑着对他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不过等那位盟众走后,她也没有气到把桌上的东西都掀翻在地,她只是坐在桌前,看着盘子里的月团,她什么都没说。她都快忘了,其实自己好多年都不过节了。但这次,她问叶知秋,仲秋的时候能不能和她一块儿过。其实她自己都不清楚,为什么要这样问。叶知秋也答应了。

  结果今天忽然有要事,就没有来。

  上官小仙也不是个不识大体的人,但也会失望。

  她坐在房里,就看着天上如玉盘般的月亮,叹了口气。不知为何,今年却没听见烟火的声音,原本就是秋日,落叶飒飒,本就寂寥。她想着,仲秋好歹会热闹一些,但她也没心思了。

  她在想,自己那么在意叶知秋干什么,叶知秋心里也没那么挂念她。

  “上官副盟主呢?”叶知秋问。

  他是两天后才来上官府上的,一问侍女,上官小仙去哪了,侍女只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

  侍女说,上官小仙前天就不见人影了,也没给任何人说她去了哪。

  叶知秋又去盘龙总舵那边问,所有人都摇头,说这两天根本就没见着上官小仙。这下好了,人忽然不见了。

  “要不要我们去把副盟主找回来?”钟舒文看着似乎很冷静的叶知秋。

  叶知秋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他拿着笔在写着什么。

  秦川果然比金陵那边冷多了,特别是鹦歌镇,这边还在下雪,植被也稀疏,小镇比想象中的要更加落寞。

  上官小仙现在就在鹦歌镇,在一个小宅子里,周围没有一个人。

  夜里,秦川飘雪了,纷纷扬扬的雪。上官小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了鹦歌镇,这里比不上金陵半点好看。上次自己和叶知秋还差点命丧于此……她这样想着。可后来,别人问过上官小仙,她印象最深的地方是哪,她说,应该是秦川。可是她说不上这里哪里好。

  她独坐在门口,看着外面的雪花飞舞飘落。

  “什么?哈哈哈哈,叶盟主满世界的找上官副盟主?”唐青枫听到这个消息都笑了出来。

  笑道人喝着酒也打趣地说:“没想到这叶盟主也会被自己夫人牵住,哈哈哈哈。”

  叶知秋当然也听到过这些话,不过他现在不想去搭理,他也不知道上官小仙到底去了哪,仿佛寻遍八荒都找不到,他都开始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,会不会像上次在鹦歌镇……他忽然想到此处。

  上官小仙站在一棵树下,地上是厚厚地积雪。雪花飘落到她的头上,最后消失无影。她记得自己在这边来了几天了,也没有谁来找过她,她也没指望有谁来,她想着,自己过两天就回去了。

  “外面风雪这么大。”是叶知秋的声音。

  上官小仙转过身,风雪撩起了她的披风。她看见雪落到他的发上,像把青丝都染白了,他就伫立在风雪里,手里握着孤鸾。

 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,说:“我真没想到你会来。”

  叶知秋嘴角弯了弯,望着她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你会走。”

  上官小仙笑了笑,她好像也没有那么生气了,她这才明白,原来自己到这里来,就是想要叶知秋能找到她……她又不得不嘲笑自己过分感情用事了。

  两人再一次并肩而行,上官小仙无意中碰了碰叶知秋的手背,她能感觉他的手是冰冷的。她攥了攥披风,像是下了什么决心,深吸了一口气,她的手指勾了勾叶知秋的手指,再轻轻地握住。

  叶知秋没有看她,他的手指蜷了起来,握紧了上官小仙的手。

  秦川的风雪很大,但还好,他们是一起走的。

  这是前年上官小仙过的一次仲秋。

  【二】

  “叶盟主。”上官府的侍女看见叶知秋来了,行了个礼。

  叶知秋没见着上官小仙,才问:“上官副盟主不在吗?”

  “夫人……啊不,副盟主她……嗯……”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  叶知秋不解,他问:“副盟主是出去了?”

  侍女摇头,说:“不是,副盟主在,在的。”

  从厨房里传出了叮叮咚咚的声音,应该是有人在厨房做东西。

  “那个……上官盟主,这个不是这样放的,这个要再加点水,还要加鸡蛋的。”

  “上官盟主……放着我来吧……”

  侍女在一旁十分焦急又哭笑不得地指导着上官小仙。

  “没事,你继续说,我照着做。”上官小仙很执着地说到。

  这位侍女也十分无奈,她知道上官小仙不会做饭做菜,更不要说做月团了。仲秋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日子,为什么上官小仙非要自己来做月团……

  她俩就在厨房捣鼓了整整一下午,到了傍晚的时候才把月团放上了炉。上官小仙还真的就在炉子旁坐着。

  等到月亮出来了,月团也就做好了。

  不过上官小仙的确,手艺不好,做成型的月团也就两三个,她自己也有些失望。

  果然,仲秋的月亮是真的很圆,又圆又亮。上官小仙抬头看了看,心里也感叹着,金陵的月亮原来也会这样好看。


  她端着月团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撞上了叶知秋。她还一时有些尴尬,她想着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又狼狈又好笑。

  叶知秋看见她那副样子,鼻尖和脸上都沾上了点白色的面粉,他不由得噗嗤一笑。

  上官小仙眨了眨眼,避开他的目光,拿了一个月团,递到他面前,说:“你……尝尝……”

  叶知秋尝了一口,要是说实话,他一定会说很不好吃,但他还是没有说什么。他看着上官小仙,手伸到她的脸旁,拇指轻轻地抹去了她脸上的面粉灰。

  “不会做就叫她们做好就是,不用勉强自己……搞得这么狼狈。”叶知秋说到。

  上官小仙低下了头,她被叶知秋这样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天空中砰地一声,两人闻声看去,是烟火,金陵城的五彩缤纷的烟火,就在圆月前绽放开来,映亮了半边天。

  叶知秋忽然低下了头,负手转身,说:“嗯……去年的仲秋,叶某……食言了。”

  上官小仙其实都快忘了,她自然也不会对叶知秋记仇。

  “今年不是没有嘛。”上官小仙笑了笑,看向叶知秋。

  两人抬起头看着皎洁的月亮和盛大的烟火。

  烟火过后便是一片寂静,叶知秋眨了眨眼,垂眸道:“还好……你还在。”他其实想说,还好,我没害了你。

  上官小仙轻笑着,她那双眼里像映着月光一样,看向叶知秋,说道:“以后也会在的。”

  【三】

  “谁都决定不了叶某想要的人生。”

  一处僻静但宽大的宅子,有几只鸟雀停在了屋檐上,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,似乎是两个人,一个轻快一个沉稳。

  吱呀一声,宅子的大门开了。

  “你还真是放心啊……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是在宅子内。

  “交给他有何不放心的?”是一个男声。

  听到门响了,接着就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。

  “爹,娘亲。”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孩童跑了过来,他的身后跟着一位拿着红叶折扇的男人。

  “叶盟主。”男人喊到。

  这座宅子的主人就是叶知秋和上官小仙。

  叶知秋蹲下身抱住了向他跑来的孩子,笑着说道:“小满一路上都看到了些什么啊?”

  “看到了江河湖泊,满地落花……还有孤鹜落霞……”叶小满高兴地对叶知秋说到。

  上官小仙走了出来,说道:“一路上多谢你照顾小满。”

  唐青枫摇了摇扇子,摆摆手,说:“哪里,小满很听话。”

  叶小满见着上官小仙出来了,就挣脱了叶知秋的怀抱,往上官小仙那儿跑去,还喊着:“娘亲,抱。”

  上官小仙蹲下身笑了笑,说:“这么大个孩子了还要抱。”听着这话,叶小满瘪了瘪嘴,但上官小仙还是抱起了他。

  今日正好是仲秋。

  “我可不比得叶盟主现在清闲……”唐青枫和叶知秋坐在几案前聊了起来。

  “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叶盟主了,叫我一声叶大哥就行了。”叶知秋给唐青枫倒了一杯茶,上官小仙端了一些点心过来,还有月团。

  唐青枫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道:“多谢上官副……不,叶夫人。”说完还笑了笑。

  上官小仙挑了挑眉,先望向叶知秋,又再看向了唐青枫,玩笑似的说道:“我可不像他这么谦逊。”

  快要入夜了,叶知秋本想留唐青枫吃个饭,但唐青枫却说盟里事情还很多,自己要先走,不打扰他们了。

  上官小仙看着唐青枫离开,她看向叶知秋,说道:“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?”

  叶知秋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子非鱼。”

  上官小仙也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,她问:“月团怎么样?”

  “很好吃。”叶知秋说到。

  上官小仙很满意地点点头,说:“看来我技艺有长进咯?”

  这里没有金陵城的繁华烟火,只有竹林圆月,空山鸟鸣。

  “哇,好大的月亮……像玉做的盘子。”叶小满跑了出来,指着天上的月亮说到。

  “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”叶知秋说到。

  叶小满不解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向叶知秋,问道:“是什么意思啊,爹爹。”

  上官小仙蹲下身擦了擦叶小满嘴角的月团屑,说道:“没什么,是爹爹希望小满快点长大,独当一面。”

  叶知秋看着他俩,嘴角浮现了一抹笑。叶小满很早就睡着了,就剩叶知秋和上官小仙两人。叶知秋站在庭院里,他抬起头看着那轮明月,心里似乎有着万千感慨和思绪,但他又觉得没有必要一一感叹。

  “怎么,一个人赏起月来了?”上官小仙走了出来。

  叶知秋摇头,说:“只是想在外面站一会儿。”

  上官小仙站在了叶知秋身旁,她其实没想到,他们现在是这样。当初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……

  “小仙。”叶知秋低声唤到。

  上官小仙抬起头望着他,应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上官小仙看着叶知秋那复杂的神情,心里多了一丝担忧。

  叶知秋笑了笑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  他轻轻握住了上官小仙的手,两人十指相扣,就沐浴在这样澄澈的月光之下。